“這個是......國師殿下親手為本世子泡的苦茶?”

徐無塵握著茶杯的手微微顫抖,唇齒間還留有淡淡的餘香和苦澀。

自己堂堂北離世子,一世英名。

今日竟然淪落至喝苦茶的境地?!

徐無塵看了一眼斜倚床榻,純真中透著風騷的顧清寒,此時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心中盤算著,要是自己待會兒茶中毒的話,是不是得先拉這個女人墊背。

看著眼前神情微妙的世子,顧清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極為迷人的弧度。

身上的太極袍衣襟口微微敞開,兩個白潤的半球在抹胸的束縛下,充滿了不屈的反抗精神,彷彿想要從中跳出三界外。

顧清寒緩緩坐起身來,嬌軀宛如Z字形,一雙白淨修長的**搭在一起。

仙子的腿上冇有一絲贅肉,看起來不管是保養還是鍛鍊的都極為到位,擁有著完美流暢線條。

而這個姿勢,更是將顧清寒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現出來。

顧清寒完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笑意,柔聲道:“是啊,這可是貧道為了世子殿下,特意泡製的苦茶。隻是初次泡茶,手藝不精,世子殿下還請見諒。”

徐無塵將茶杯放在桌麵上,臉上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輕聲笑道:“多謝國師的盛情,本世子還從未喝過這麼香甜的苦茶。”

不得不說。

這國師的苦茶確實彆有一番風味。

至少這個香味是極為濃鬱的。

而這一絲絲苦澀並不會影響整體味道,破壞茶的口感,反而還帶有一點回甘。

整體糅合的極為完美。

下肚之後,更是讓人回味無窮。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玉顏上的笑意愈甚,饒有趣味的望著徐無塵輕聲問道:“世子殿下這麼說來,貧道的苦茶之味,要在女帝陛下之上了?”

說完,顧清寒似乎極為滿意徐無塵的回答。

嬌軀微微前傾,朝著床榻邊端坐在梨花椅上的徐無塵靠來。

國師身上淡淡的體香味撲鼻而來。

猶如雨後梨花的清香,沁人心脾。

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顧清寒,徐無塵不禁有些感慨。

究竟是怎麼樣才能夠像顧清寒這般,將超凡世外的淡然氣質,還有這種嫵媚妖豔的氣質融合於一身。

既讓徐無塵有種不忍褻瀆的感覺,又偏偏情不自禁的想要褻玩。

簡直是太磨人了。

隻是聽著國師的問題,徐無塵隻覺頭皮陣陣發麻,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難道自己要說壓根冇有喝過來自於女帝親手泡製的苦茶嗎?

甚至連女帝送給自己的苦茶籽都冇有派上用場,現在還在自己的房間裡當擺設。

總感覺說出來的話,豈不是在變相的暗示顧清寒是個變態?

雖然說徐無塵感覺眼前這個足以魅惑眾生的女子,確實是有點玩的變態了。

連自己一個變態都覺得她是真的變態!

看到徐無塵不回答自己的問題,顧清寒絕美的玉顏泛起一抹幽怨之色:“難道說,世子殿下覺得貧道的苦茶味道不如女帝?”

看著眼前的仙子,一副泫然欲泣,彷彿自己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似的。

徐無塵隻能硬著頭皮說道:“我其實壓根冇有喝過女帝陛下的苦茶,所以不太清楚該怎麼回答國師這個問題罷了。”

媽的!

自己又不是真的變態!

怎麼可能還真去喝女帝禦賜的苦茶啊!

不過不得不說,國師的苦茶味道是真棒!

徐無塵甚至對家裡女帝禦賜的苦茶籽有了幾分興趣。

要是用來泡茶的話,或許不見得會比國師的差?

甚至冇準還彆有一番風味?

“就算我提出了那種請求,並且女帝也真的禦賜了我苦茶籽,但是我真不是一個變態!”徐無塵看著麵前的顧清寒,一臉正直的說道。

冇錯!

哪怕自己勾欄聽曲,畫舫遊船,青樓插花弄玉。

甚至還泡了上司,撩了同事。

但是自己真的是個好男人!

顧清寒桃花眼中含著一層水霧,顯得愈發的幽怨,看著徐無塵輕聲問道:“世子殿下這麼說的話,豈不是顯得貧道很變態?”

看著眼前魅惑的足以讓人喘不過氣來的顧清寒,徐無塵隻能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說道:“當然冇有,國師心繫大乾蒼生,修道挽天傾,自然不是變態!”

最多也就是有些奇怪的興趣。

徐無塵還從未想到過,自己竟然真的有一天會喝到國師親手泡製的苦茶。

隻能說人生世事無常,大腸包小腸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玉顏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然後舉起自己平日裡用的茶杯,再度從旁邊的鳴泉中倒出一盞茶水來,遞向徐無塵,輕聲說道。

“世子殿下,該喝茶了。”

徐無塵看了一眼眼前茶杯,隻見其中漂浮著一些不知道是茶葉還是什麼的微粒,茶水是淡黃色的,其中瀰漫出來陣陣濃鬱芳香,徐無塵眉頭微皺,輕聲說道:“我能不喝嗎?”

恩......

果然眼前這個女人是個變態!

喝一杯就夠了,哪有讓人喝兩杯的啊!

雖然說這味道確實是很不錯。

比自己之前喝過的任何茶水都好喝不少。

但是知道是什麼後,自己心理還是會抗拒的啊!

而且果然是有毒的吧?!

不然為什麼會一副自己該喝藥了的樣子!

顧清寒絕美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用素手托著茶杯,遞到徐無塵的薄唇前,用魅惑的語氣說道:“當然不能,因為這可是飽含了貧道對世子殿下的一番心意,世子殿下忍心將貧道的心意丟下嗎?”

隻見顧清寒的嬌軀朝著白玉床外傾斜。

仙子從腰肢以上的部分,都靠在了徐無塵的麵前。

甚至都快要到了帶球撞人的地步。

“不忍心,當然不忍心。”看著一臉幽怨,彷彿自己是個渣男似的,徐無塵隻能夠硬著頭皮說道。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的一雙桃花眼充滿了含情脈脈,柔聲說道:“世子殿下,該喝茶了。”

徐無塵見狀,隻能夠任由顧清寒將茶水喂入了自己的口中。

茶香混合著仙子身上的體香,朝著徐無塵的口鼻湧來。

一杯茶水下肚。

讓徐無塵瞬間有些飄飄然,感覺彷彿置身於仙境似的。

同時自己的丹田洞府中,瞬間有一團火焰彷彿在熊熊燃燒。

“奇怪......國師的茶水,為什麼感覺暗藏玄機?”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狐疑的看著麵前的顧清寒問道,“國師不是說了,這隻是苦茶嗎?”

剛纔的茶水他還冇有什麼感覺。

但是這兩杯茶水下肚。

徐無塵隻覺自己體內的靈力瞬間湧動開來。

明明自己現在隻有道門七品的修為,但是從感覺而言,完全不亞於自己之前在第一次模擬時的道門三品實力!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玉顏上浮現出魅惑眾生的笑容,輕聲說道:“這隻是很普通的苦茶,然後加了一點我自己的調料哦!因為世子殿下向來身子骨不好,我這苦茶中可是蘊含了我的一部分道行,剛好可以幫世子殿下補補身子。”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稍微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氣機,然後輕聲笑道:“真是多謝國師的好意了,直接給本世子送了這麼一份大禮,真是讓本世子不知道如何報答了。”

本來徐無塵還以為顧清寒給自己加了點什麼神奇料理。

比如說電腦配件之類的。

畢竟自己方纔體內的那一團火焰,顯然有些獨特。

讓徐無塵甚至以為自己接下來就要麵臨那種如果不立即和顧清寒探討天地陰陽和合**就會當場暴斃而亡的局麵。

不過仔細感應了一下之後。

徐無塵發現隻是單純的用來幫助自己凝聚靈力,提煉體質的。

自己要是完全吸收的話,至少也能突破至道門五六品的樣子。

在模擬人生中苦修過的徐無塵,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自己可以瞬間減少數年的苦修,於任何人而言都是極為巨大的吸引力。

至於說顧清寒究竟有冇有趁機給自己下什麼絆子。

至少目前還冇有看出來有什麼隱患。

不過硬要說的話,還是有點的。

就是眼前顧清寒距離自己這麼近。

徐無塵甚至能夠清晰的嗅到顧清寒身上那陣陣芳香。

仿若來自於曼陀羅花的吸引。

讓徐無塵不禁有些上頭。

“沒關係,隻要世子還記得自己當初的承諾就好。”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隱隱一笑,桃花眼中泛起一層朦朧,意味深長的說道,“畢竟當初世子可是說過了,要成為貧道的道侶,和貧道一同探討天地陰陽和合**的奧妙。”

說完,隻見顧清寒香肩微微聳動。

原本還掛在顧清寒身上的太極袍,瞬間掉落下來一截。

露出仙子那和妙齡少女肌膚一般白皙光滑的香肩。

讓徐無塵看了之後,瞬間一股氣血直沖天靈蓋!

剛纔喝下去的苦茶的靈力,彷彿此刻都開始調動起來。

淦!

這是何等的老肩巨滑啊!

看著眼前顧清寒這般嫵媚動人。

徐無塵發現自己似乎有點小瞧這個老肩巨滑的仙子了!

“不瞞國師,本世子還有些事情冇有完全記起來,所以對國師你提及的這個什麼天地陰陽和合**,有些不太清楚。”看著眼前媚意叢生的顧清寒,徐無塵隻覺喉頭有些乾燥發熱,輕聲說道,“所以可能要讓國師失望了。”

自己可是一個冰清玉潔的人!

就算是國師這麼說了,但是可不會輕易妥協!

顧清寒聞言,看著徐無塵媚笑道:“沒關係,隻要世子還記得這份承諾就夠了!”

“可是就算國師你這麼說......”徐無塵看了一眼麵前香肩半露的顧清寒,隻覺氣血已經沸騰至極限。

不是自己不想配合。

關鍵是自己隻記得承諾,而且這承諾似乎被篡改了啊!

尤為重要的是——自己壓根不會什麼雙修啊!

自己前世可是一個堂堂正正的正道修士!

雙修這種邪門歪道,自己壓根不曾涉足過,也不曾深入瞭解!

顧清寒見狀,直接將自己的玉指伸到了徐無塵的薄唇上,嫣然一笑:“噓,世子殿下,難得良機。想必你也不願意看到貧道因為業債纏身,被業火吞噬吧?”

“業火吞噬?”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顧清寒。

他倒是知道一些業債纏身的事情。

修道本來就是逆天而行的事情,越是那些修道快的人,越容易出現業債纏身。

也就是他們的命數。

眼前的顧清寒身為大乾王朝的國師,上清道道首。

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也不算意外。

“不錯,徐師你詐死脫身後,竟然一眼也不回來看貧道,貧道這些年來,可是一直在藉助大乾王朝的國運鎮壓才安然無恙!但是你再不出現的話,貧道可就要業火纏身而死了!”顧清寒桃花眼中泛起一抹幽怨的色彩,看著徐無塵輕聲說道。

雖然說距離她的業火出現時間還有至少一百年的時間。

但是這些年來,她對徐無塵可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已經是隔了一千個秋了!

“隻是我還不太瞭解這雙修的機製......”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為難的說道。

“冇事,世子殿下過來,貧道慢慢說與你聽。”顧清寒輕輕衝著徐無塵勾了勾手,身上彷彿散發著極為迷人的味道,讓徐無塵下意識的遵照了本能,來到了顧清寒的白玉床上。

徐無塵盤坐在白玉床上,看著近在咫尺的顧清寒,豎起了耳朵,一臉認真聆聽教誨的好學模樣。

雖然說他們兩個一個是帝師,一個是國師。

不過有國纔有帝,自己這個帝師聽國師的教誨冇問題吧?

“這雙修之道,蘊含了天地正理,是我道門極為重要的一種修行手段!”

“而雙修除了可以將雙方的靈力中和之外,還可以將彼此間的氣運和命數相聯結。”

......

過了許久之後,顧清寒方纔將一切告訴徐無塵。

“呼......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些了。”顧清寒似乎因為說的太多,有些疲憊的說道,“世子殿下應該都明白了吧?”

“啊?終於能開始了嗎?”徐無塵從有些昏昏欲睡的狀態中恢複過來,有些興奮的看著顧清寒問道。

“當然。”看到徐無塵的模樣,顧清寒嫣然一笑,桃花眼中滿是情意。

隨著顧清寒身上的太極袍落下。

露出了仙子那平直如尺,光潔若雪的雙肩,還有讓人難以挑出一絲瑕疵的嬌軀。

美人在骨不在皮。

徐無塵目不斜視的看著顧清寒的骨相。

頭一次雙修,挺緊張的,不知道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冇?

看到徐無塵斜臥在榻上,似乎是明悟了什麼的顧清寒笑吟吟的走到徐無塵的身前,然後溫柔的替徐無塵將身上的白衣褪下。

“世子殿下,待會兒就拜托你了。”顧清寒嫣然一笑,露出一個足以魅惑眾生的笑容。

“好。”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隻覺氣血和靈力雙重湧動。

同時。

陣陣溫熱的泉水汩汩湧來,吞冇了仙子光滑的雙肩,也吞冇了徐無塵的理性。

此時的徐無塵,彷彿回憶起了自己苦修時的時光。

是那麼的美好又那麼的辛勤。

隻有付出足夠的耕耘和汗水,才能迎來收穫。

隨著雪絨落在花瓣的中心。

徐無塵方纔暫時恢複了一絲的冷靜。

......

“無塵哥哥,人家處理完事情了,我們該聊一下今後的安排了!”

“世子殿下,今日朕想和你徹夜長談我大乾的國之重本!”

忙碌了一個晚上的女帝和桃花劍仙,工作終於告一段落。

就在她們兩個人轉頭望向高台,準備尋找徐無塵的身影之時。

卻發現世子殿下的椅子上早已經是人去樓空!

“無塵哥哥人呢?!”

“世子殿下呢?!”

看到徐無塵消失不見,洛瑤光和林清照兩個人瞬間清顏上泛起一抹黑化之意。

她們竟然被偷家了?!

ps:感謝永遠的迷迷貓的3個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