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眼前徐無塵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語,似乎正在思考什麼。

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浮現出一抹認真的神情,看著徐無塵輕聲說道:“貧道知道這個請求於帝師而言,可能有些過分,但是還請帝師助貧道一臂之力!況且帝師也不必急於一時,貧道的業債尚未到償還的時日,帝師也可自行考慮。除此之外,這玉簡對帝師來說,應該還是小有幫助的。”

“除此之外,就算是貧道自己也要斟酌一二,帝師是否是那個適合和貧道雙修之人。畢竟貧道寧可業火焚身而死,也不願隨便委身他人。不然那些皇子身上,多少也沾染了些許的國運。”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瞥了一眼麵前這個將超凡脫俗和嫵媚動人兩種氣質融於一身的絕世尤物,笑吟吟的說道。

“承蒙國師看得起,這份邀請的心意,我已經收到了。隻是想必國師也能夠看得出來,我是一個比較淡泊名利,潔身自好的人。所以這種人生大事,一時間也難以做出決定。”

“不過國師身為我大乾王朝的肱股之臣,棟梁之材,如果說關乎到國師性命的話,那麼我會考慮的。”

“畢竟比起我自身的清白來說,這大乾王朝的江山和黎民,纔是重中之重。如若說能夠以我己身,福澤萬民的話,那麼我縱然是百死亦不悔!”徐無塵溫潤如玉的聲音中,帶著極為堅定地語氣。

對於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自然是信的。

自己身懷國運想必是因為自己擁有儒道至聖的潛質。

畢竟這儒聖本身就是立本於國家的。

所以儒聖關乎到一朝國運,也屬情理之中。

同樣的,那些皇子雖然說大部分資質不怎麼樣,甚至自己都懶得多看兩眼的那種。

但是他們好歹也是皇室之人,身上沾染點國運也屬正常。

要是他們身上一點國運冇有,那纔是離譜。

而顧清寒選擇了自己,冇有選擇他們,顯然也是因為自己比他們更適合。

不論是從人品,情操,外表,還是能力等各方麵而言。

顯然自己纔是最優選。

可惜,自己註定是個一心為國,心懷家國天下的人。

“噗嗤,帝師也是個幽默人。貧道險些就相信帝師是一個潔身自好的人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莞爾一笑,甜美的笑顏足以讓萬物為之黯然失色。

本來聽到徐無塵前麵的話,顧清寒還有錯愕。

畢竟她固然知曉這種事情是比較重大的事情,徐無塵可能會猶豫,也可能會拒絕。

可是她認為徐無塵應該會有所考慮纔是。

結果冇想到徐無塵這傢夥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說的彷彿要為國獻身似的!

顧清寒輕輕湊到徐無塵的身前,嗬氣如蘭的說道:“那麼還請帝師回去之後,多加考慮,瞬間也可以參詳一下這份玉簡,其中有不少我道家的養生之術,縱然是帝師這種儒家子弟,也並非冇有作用。”

感受到顧清寒馥鬱的體香,還有溫熱的呼吸,徐無塵眉頭微蹙。

不得不說,要說眼前的女子是國師的話,徐無塵可能還會斟酌一二。

但是要說眼前之人是個禍國殃民的絕世妖女,徐無塵是絕對不會質疑的!

實在是太令人上頭了。

看著顧清寒堪稱完美,讓人目不斜視的玉顏,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多謝國師的好意了,我回去之後自當會勤奮參考其中記載的秘術。隻是除此之外,想必國師應該還有其他的事情想要和我說吧?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急於一時,國師應當不用這麼焦急纔是。”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徐無塵,然後微微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說道:“不錯,貧道確實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訴帝師,當今女帝陛下固然極為能乾,但是女帝陛下因為一些經曆,她的性子比較古怪,還請帝師多多包涵。而且我看得出來,女帝陛下似乎對帝師有著一些特殊的情感。”

身為洛瑤光最要好的的閨蜜。

顧清寒早就看出來洛瑤光和以往不一樣了。

是那種精神層麵上的變化。

以前的洛瑤光總是充滿了神秘和黑暗。

讓人完全猜不透洛瑤光的心中所想。

但是自從徐無塵出現後。

顧清寒就在洛瑤光的臉上看到了一些隻有那些少女身上纔會有的情懷。

甚至經常會捧著一本書默默出神。

這種情況,以前怎麼可能會出現那個女人的身上!

徐無塵望了一眼麵前極為認真的顧清寒,不禁有些好笑的說道:“國師多慮了,真要說包含,那也是讓女帝多多包含一下我纔是。而且國師既然感覺女帝對我有特殊的情感,那怎麼國師還想著讓我助你修行的?”

自己要是和女帝相處的話。

那肯定隻有女帝包和含自己的份兒了。

肯定不是自己來包含女帝。

隻是讓徐無塵冇想到的是,這國師竟然還看出來了女帝對自己似乎有些異樣的情緒。

這一點,徐無塵自然也是有所察覺的。

倒不如說,在自己當初讀書的時候,就經常感受到一道視線在遠處注視著自己。

而後來發現果然是女帝在遠處望著自己。

徐無塵倒是也不認為女帝會對自己一見鐘情。

但是肯定自己身上有某個長處在吸引著女帝。

不過這顧清寒既然明知道這一點,還主動找自己雙修。

“貧道隻是希望帝師能夠幫貧道解決一下業債纏身的問題而已,又不是涉及到感情之類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嘴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抹足以魅惑眾生的嫵媚笑容,一臉玩味的說道,“我隻是希望帝師能夠助我一臂之力,幫助我修行罷了。”

顧清寒一雙含情的桃花眼默默地凝視著徐無塵。

帶著些許的促狹之意。

“哦?這麼說來,國師隻是將我當成了工具人?”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有些危險的看了一眼顧清寒,輕聲說道,“知道我這人向來最討厭被彆人當成工具的嗎?從來隻有我將彆人當成工具人的份,還冇有人敢將我當成工具人!”

徐無塵自然知曉顧清寒身上的業債纏身纔是她這麼迫切的原因。

但是當聽到顧清寒這麼直白說出來的時候。

徐無塵還是有那麼一丁點不爽的。

因為向來都是他將彆人視為工具。

什麼時候輪到彆人將他堂堂北離世子視為工具人了!

遑論他現在的身份,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乾王朝帝師!

要不是看在顧清寒的白虎之穴的份上,他非讓顧清寒知道何謂正義鐵拳!

徐無塵緩緩的起身逼近顧清寒。

用手指勾起女子那光滑的下巴。

眼神淩厲的凝視著顧清寒那雙秋波流轉的桃花眼。

修長挺拔的身形,還有身上當慣了上位者的氣質,瞬間充滿了壓迫感。

“帝師誤會了,貧道怎麼會將你當做工具人。”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看著儼然有些在敲打自己意味的徐無塵,顧清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柔聲說道,“貧道隻是感覺,女帝陛下喜歡的男人,肯定彆有一番風味。彆人的夫君纔是最好的,不是嗎?”

說完,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一抹勾魂奪魄的笑容。

縱然是冰川也要為之融化。

“咳......冇想到國師你也是曹賊。”徐無塵聞言,不禁有些意外的說道。

這顧清寒看起來超然世外,不染紅塵。

冇想到也是同道中人啊!

甚至比起自己來,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曹賊?”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徐無塵的這個曹賊讓她有點摸不著頭腦。

“冇什麼,不過國師這番話要是被女帝陛下知道的話,隻怕女帝陛下要震怒了。”徐無塵笑了笑,輕聲說道,“總之國師的請求我收到了,我會斟酌一二的。這份玉簡我也暫且收下了。”

“女帝陛下自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和貧道翻臉的。畢竟女帝陛下向來是一個能乾大事的人。”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一臉玩味的說道,“那麼還有勞帝師回去之後多加參悟了。”

說完,顧清寒便緩緩的起身,衝著徐無塵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肢。

窈窕玉致的玲瓏曲線,完美的展現在徐無塵的視線中。

尤其是聖峰更是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亂花漸欲迷人眼。

“國師這種行為,是想要引誘我不成?”徐無塵眉頭微挑,饒有趣味的盯著顧清寒問道。

“貧道相信帝師應該不是那種定力不足的人吧?”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玉顏上泛起一抹笑意,極為燦爛的看著徐無塵說道,“當然,要是帝師真是那種人的話,貧道也隻能被帝師用強硬的手段欺負了,我到時候儘量喊得配合一點。”

“妖仙!”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簡潔的對顧清寒做出了評價。

不得不說。

顧清寒真的是個妖仙!

一顰一笑間就足以最大程度上牽動一個人的情緒。

也就自己這種心若冰清,天塌不驚的大毅力者纔不會被輕易魅惑!

實在是讓人很難相信。

這種又妖又仙的氣質,是怎麼在一個人身上同時出現的。

說顧清寒是個仙子的話,難免太小瞧了顧清寒的入世魅力。

要說顧清寒是個妖女的話,那又是對顧清寒身上的超然紅塵世外的氣質的不敬!

隻有又妖又仙這兩種評價合二為一,才能夠完美的對顧清寒做出評斷。

“妖仙?這個稱呼倒是有趣,貧道還是頭一次聽說。”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徐無塵,然後笑吟吟的說道,“總之貧道今晚也算是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帝師的麵前了,希望帝師莫辜負。”

對於顧清寒來說。

今晚做出這個決定,已經是極為難能可貴的了。

畢竟顧清寒原本都做好了在業火中死去的痛苦了。

但是徐無塵的出現,給顧清寒原本漆黑的未來點亮了一盞明燈。

讓她看到了另外一個選擇。

那個老皇帝和其他的皇子自然不在考慮範圍內。

而洛瑤光又是個女子。

縱然她們兩個人再怎麼興趣相投,顯然也不可能的。

但是徐無塵身為一個皇室外的人,卻具備了國運,這種情況實在是世所罕見。

哪怕是顧清寒都完全不敢相信還有這種情況的出現。

同時徐無塵展現出來的能力,以及徐無塵的自身魅力,都讓顧清寒產生了興趣。

比起那老皇帝和其他那些庸俗平凡的皇子來,顯然徐無塵比他們強出了太多。

哪怕是顧清寒都有些意動。

至少可以在她業火纏身之前,作為一個考慮選項。

“我還有事情要安排,就不過多叨擾國師你這個妖仙了。”徐無塵瞥了一眼顧清寒,淡淡的說道。

“噗,帝師這麼焦急,難不成是怕被貧道勾了魂去?”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眼神促狹的看著徐無塵,媚笑道,“貧道又不是那酆都的勾魂使者,怎麼帝師這麼怕貧道。”

“我倒是不怕被國師勾了魂去,隻是怕國師被我搞的丟了魂。”徐無塵瞥了一眼顧清寒,一臉玩味的說道,“畢竟這些話,可是國師親口說過的。”

回想起自己在進入這次模擬之前,將國師進攻的節節敗退,徐徐求饒。

徐無塵的心中就充滿了成就感。

任你這個女魔頭再怎麼難纏,還不是要敗倒在我的正義鐵拳之下!

“貧道親口說過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她怎麼從來不記得自己說過這種話。

不過縱然顧清寒想要詢問,也冇有了機會。

因為徐無塵已經帶著奶香味的玉簡,離開了她的道觀,朝著自己的居所走去。

【你在將國師這個難纏的妖女搞定了之後,並未直接回到自己的居所,而是徑直來了雲妃的宮殿。】

【不出你所料,雲妃這個小浪蹄子已經被你徹底折服了,完全臣服在了你的正義銀槍之下!】

【你開始部署對寧王的計劃,你決定讓雲妃假傳訊息,麻痹寧王的同時,給寧王製造錯誤的認知。】